>>國劇60講>>>第二季>>>第5期建議在Wi-Fi環境下觀看!下為文稿:大家好,歡迎來到國">

94版《三國演義》5位導演獻藝,他拍的部分首屈一指

2019-11-10 08:52:03

北京國丹白癜風醫院 http://www.88995799.com

號脈影像經絡,洞悉文娛風潮

>>>國劇60講

>>>第二季

>>>第5期

建議在Wi-Fi環境下觀看!

下為文稿:

大家好,歡迎來到國劇60講第二季。我是主講人李星文。今天我們要說的是功勛導演張紹林。

在古典四大名著劇的拍攝中,王扶林和張紹林各自參與了兩部。王扶林是《紅樓夢》和《三國演義》,張紹林是《三國演義》和《水滸傳》。在過去7年間,他沒有新的作品問世。他現在最大的心愿是重拍《楊家將》。

前不久,我們在京北的一個咖啡廳里和張紹林導演進行了將近5小時的長談。他一上來就說,“導演是二度創作,都是在劇本的基礎上,根據編劇的成果去操作。所以我怕我可談的不多,希望不要讓你們失望。”

作為獲得飛天獎最多的電視劇導演,張紹林就是這樣謙虛。

張紹林

張紹林是河北邯鄲人,苦孩子出身。上世紀60年代上初中時,交不起兩塊錢的學費,他一怒之下輟學了。尚未成年,身體瘦弱,只能放個羊,撿個煤渣,幫家里干點活。吃的是豬狗食,菜幫子加玉米面糊糊,稀湯寡水,饑寒交迫。

跟著隊里的人下地干活,隊長嫌他又瘦又小,說他是混工分的,把他趕回家。剛好當時河北省有一個大工程,毛主席提出“一定要根治海河”,他就跟著人到邢臺干活,總算能吃飽了,玉米面的窩頭管夠,白面饅頭限量。

公社要在大壩上寫幾個大字:一定要根治海河。張紹林就拿著石灰澆字,并由此生發了畫畫的興趣。三四個月以后完工,他回到村里,個子大了,身體壯了,生產隊就給安排工作了。在看水泵的機房里,他合上閘就開始畫畫,臨摹完了就寫生。一段時間以后,就成了村里有名的小畫家。

這個時候,部隊到農村招兵,小伙伴們爭先恐后報名。有一個小伙伴,把他拉到招兵現場。他當時木訥膽怯,靠在門框上不敢進。都是小伙伴幫著介紹,并把他的畫遞上去。

部隊就認為他是有特長的,給了他一個名額。新兵集中到縣里的禮堂,發了被子、軍裝,那天晚上成為張紹林一生當中最幸福的時刻。他平常睡爺爺留下來的被子,壓得像氈子似的,死沉但又不暖和。而新被窩舒服得不得了。

部隊時期的張紹林

后來,他在北京平谷的炮兵部隊服役,分到電影放映隊。天天大米白面、燴菜燉肉,他很快就胖起來了,畫畫水平也與日俱增。張紹林一生對部隊充滿感激,他后來拍了一些軍事題材作品,真情實感,很是動人。

那時中蘇邊境不太平,他在部隊輾轉多地。三四年以后,復原進入山西廣電局擔任攝像。那時他文化水平低,對于電視藝術一無所知,也沒有老師教,就利用休息時間,找北京來的片子反復播放、觀摩學習。

當時電視用的是16毫米的膠片。張紹林不停采訪、拍攝、剪片子,漸漸形成語感。他日夜抱著攝像機,跟焦點或者變焦,一個手就能完成。他有畫畫基礎,構圖上有想法,出來的東西比別人強。

張紹林

1971年到1976年期間,張紹林在大寨當記者,認識了不少文藝名人。這種潛移默化的影響,讓他開闊了眼界,提高了修養。后來,他拍的新聞在中央電視臺用的條數最多,成為全國優秀新聞工作者。

80年代初,山西大學藝術系要搞一個音樂片《走西口》,張紹林出任攝像。這個片子讓張紹林名聲大振。在新聞之外,他又打開了一扇文藝的窗口。

1982年,山西電視臺第一次拍攝《楊家將》。楊家將是山西的一張歷史文化名片,因為劉蘭芳的評書而風靡全國。山西省話劇院的孫偉任導演,張紹林任攝像。外景地在雁門關,張紹林去了就得到了重用。

在《楊家將》劇組,張紹林第一次見到張紀中,他演楊六郎。張紀中燙著卷發,人很熱情,表示要好好投入創作。在此之前,他鼓搗香港電視劇的錄像帶被人告發,行動自由受到限制。后來,這個事不了了之。

1983版《楊家將》

這一版《楊家將》命途多舛。說是涉及民族問題,沒拍完就宣布下馬了。張紹林很投入,一說要下馬,眼淚就下來了。旁邊有個演員逗他,用演戲的技巧陪著他哭,張紹林在引導下更控制不住自己了。后來知道真相,他發誓再也不用這個演員。

張紹林說:“投資都投進去了。完成了有朝一日還能播,否則就成為廢品了。”張紹林和制片主任吵了一架,自己干起來了。他當時是臺里紅人,別人也拿他沒辦法。1983年,這三集戲播出后反響不錯。

后來山西電視臺拍攝《上黨戰役》,還是原班人馬。劇組有一個北影的槍械師,看他在現場拍一大場戲,全景、近景井然有序,就說,“小張你心里這么有數,老導演到現場都犯糊涂。”張紹林就此萌生了當導演的想法。

想當導演就得有劇本,有人就給張紹林推薦了編劇石零。石零是太原市話劇團的美術師,上戲就學時就文采突出,政論文章寫得好。他寫過話劇,倆人合作的第一部劇是《無字的歌》。

石零懂劇本,同時幫著張紹林選景、調度、指導演員,而張紹林的攝像優勢掩蓋了諸多不足。他們的處女作完成后,得到專家的賞識。北京電影學院的教授黃式憲,分析說一個姑娘被愚昧的換親換走了,她在那兒接山泉水,象征著姑娘缺乏文化滋潤,泉水一點一滴就像乳汁。

之后是《太陽從這里升起》,講述古老文明和現代文明的對撞。這部劇的造型藝術廣受好評,獲得飛天獎二等獎。接下來是教育題材的《百年憂患》,英模題材的《有這樣一個民警》《好人燕居謙》。這些劇幾乎都打響了。

《好人燕居謙》

1991年,山西臺再次拍攝《楊家將》,張紹林已經是電視劇部的副主任了。他對這部大劇充滿敬畏,要找一個更好的團隊來做。最終,他們從陜西請到了一個電影團隊。誰知這個團隊只會拍一些花哨的武打場面,把劇本改得一塌糊涂。

張紹林立即喊停,可誰來接手呢?張紹林覺得自己的歷史知識和文化水平不行,但當時錢已花掉了大半,他只能接受任務。

張紹林帶領劇組在雁門關,每天頂著大風拍攝。中午吃飯,他最晚下山,最早上山。張紀中和石零去探班,看見他渾身是土,大衣看不出顏色。回去就說,張紹林拍《楊家將》,瘋狗似的滿山亂跑。

1991版《楊家將》

32集的《楊家將》總投資380萬,前面花了200萬,劇組的開銷非常拮據。原先拍的20集只保留了6集,其余的全部重拍。他把劇本捋了一遍,演員陣容全部更換,以山西演員為主。拍攝條件艱苦,錢又少,演員們辛苦而又壓抑。扮演楊宗保的演員有一次酒后爆發,大鬧劇組。

音樂創作上也很不順,先請的作曲家讓學生代勞,一聽就感覺不對。后來請到了上海的金復載作曲、白樺作詞,寫出了令人滿意的作品。

經驗不足造成失誤。主創團隊盡力做了修補。應該說,更換團隊如同紅軍長征中的遵義會議,讓《楊家將》走上了正確的道路。

《楊家將》楊繼業

首先,用現實主義風格統領全劇,更加重視人物的心理依據。比如加入潘豹和玉蓉的故事,讓潘楊兩家的恩怨不只是忠奸之辯;再比如,宋真宗繼位后,天波楊府門前“文官下轎,武將下馬”的御碑,成了新舊勢力交鋒的載體,八賢王一點兒也奈何不了新皇帝。這就顯出了政治角逐的復雜性。

其次,把民族融合當作表達要義。第十八集中,蕭太后命令楊四郎迎戰,對面竟是原配妻子董月娥。楊四郎在《四郎探母》中還是有“叛徒”的色彩,如今成了友好的使者。不管是片尾曲中的“今夜的星辰會告訴明天的大地,要記住昨天的戰爭”,還是結尾“十二寡婦出征,只留年幼的楊文廣在門后探望”的段落,無不流露出對戰爭的反思。

《楊家將》佘賽花

與評書相比,電視劇的內心戲更多、鋪墊細密。張紹林說,《楊家將》編劇梁波是戲曲編劇出身,他把觀眾熟悉的東西進行了簡化,用今人的視角推演出新的情節。

播出時,《楊家將》的歌曲也為電視劇增色不少。呂繼宏唱的片頭曲《千年悲歌》高亢昂揚,朱樺演唱的片尾曲《今夜的烽火》悲情低沉。在山西臺播完后送到中央臺,有人抓住片尾曲里的一句歌詞大做文章,說“古往今來,每每是昏君寵佞臣”,這是在影射什么?后來,央視版就把片尾曲拿掉了。

《楊家將》反敗為勝,張紹林拼命三郎的精神也在業內傳開,進入央視《三國演義》導演備選名單。94版《三國演義》由王扶林任總導演,下轄五個導演組。蔡曉晴和沈好放是央視的導演,張中一導演過《格薩爾王》,孫光明導演過《諸葛亮》。張紹林的本錢就是《楊家將》。

張紹林

張紹林說,“我當時在廣東拍戲,接到央視的電話,也沒有什么驚訝或者興奮。”但是制片主任張紀中的眼睛一下就亮了,說“拍《三國演義》,我必須參加!”張紹林痛快地答應了,說“你不去,我也不去。”

中國電視劇制作中心是國家隊,外請導演來了是光桿司令,給你配制片主任和制作班底。張紹林提出帶制片主任和美術設計,央視最終同意了他的請求。此時,《三國演義》中赤壁大戰和官渡之戰等經典段落已經被挑走了,張紹林分到了“南征北戰”的部分,也就是電視劇第65集至77集。

張紹林說:“劉關張全死了,至少我還有一個諸葛亮,可以做點文章。”這一段始于諸葛亮兵渡瀘水,一直到秋風五丈原為止。事實上,這是總導演王扶林特意為張紹林留的。

諸葛亮

說起來,王扶林與張紹林也是不打不相識。初次見面,張紹林穿著普通,也不愛說話,王扶林就說,“紹林同志,我們發現《楊家將》有三個導演,你是領導,我們懷疑你是掛名導演,工作是其他導演干的。”張紹林沒多解釋,把自己兩部劇的錄像帶給了王扶林,請他看看。

當天晚上,王扶林和他的老伴把這兩個片子一口氣看完,很是感動。從那以后,王扶林接納了張紹林。前一段,《三國演義》25年大聚會,王扶林說,“84集我從頭到尾看,張紹林拍的部分,影像上很突出。”

視覺藝術就是要有造型意識,懂得用鏡頭來表達情感,表現人物關系。

張紹林是導演,又是攝影,一干活就玩命。中央電視臺的領導去視察,他光著膀子,一身臭汗,系個白頭巾,大熱天太陽底下扛著機器拍。這種干活的勁頭震動了同事,征服了臺長。后來《水滸傳》選導演,楊偉光直接圈定了張紹林。

當時劇中飾演諸葛亮的唐國強也面臨爭議。唐國強被扣上奶油小生的帽子,很長一段時間抬不起頭來。事實證明,《南征北戰》里的晚年諸葛亮最受觀眾歡迎。其實,諸葛亮是先拍的晚年戲份,再拍的青年戲份。

晚年諸葛亮

那段諸葛亮怒斥王朗的大段臺詞,唐國強在現場一氣呵成。如今,這個段落在網上重新翻紅,廣為流傳。唐國強說“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人”,成為經典表情包。事出偶然,不為無因。

在“空城計”的段落中,撫琴的計謀并不是運籌帷幄,而是諸葛亮緊張之下偶然碰到琴弦得來的。禳星的段落,并非魏延踩滅星燈,而是他進賬帶來的風吹滅了燈。這就剔除了封建迷信的色彩。

空城計

《三國演義》的劇本比較拘泥于原著,甚至大段的原文出現在劇本里頭。導演得做不少修補工作,才能轉化成影像。

蜀軍渡瀘水的段落,張紹林就設身處地想:在那個時候,人肯定是顧不上穿衣服的,所以需要群演脫光。剛開始誰也不好意思脫,張紹林就先脫了個精光,大家哈哈一笑,所有人都脫得光溜溜的,場面非常壯觀。

諸葛亮出殯那場戲,張紹林用了一噸紙砸紙錢。谷建芬作曲,王健作詞,寫下了《哭諸葛》。劉歡如泣如訴的歌聲,配上漫天飛舞的紙錢,把氣氛渲染到極致。有人評價說,“張紹林對場面的呈現氣勢恢宏,對人物的塑造情感濃度極高。”

諸葛亮出殯

關于這版經典的諸葛亮,張紹林的創作心得是:“我們的劇雖然是古代背景,但我按今人的視角來表現。諸葛亮我就當正能量的模范人物拍,諸葛亮完成不了他的大業,看旗、巡營,那種無奈悲壯,是我們現代人的感覺。跟觀眾拉近距離很重要。”

諸葛亮

今天的節目就到這兒。張紹林拍攝《水滸傳》的故事,咱們下期接著說。

主講人|李星文

編導|吳勇

攝影|吳勇宋新寧

TheEnd

上一篇:

下一篇:

關于我們

船營信息港是領先的新聞資訊平臺,匯集美食文化、房產家居、熱點新聞、綜藝娛樂、投資理財、商旅生涯、等多方面權威信息

版權信息

船營信息港版權所有,未經允許不可復制本站鏡像,本站文章來源于網絡,如有侵權請郵件舉報!

六合图库幽默猜测